2024-04-30 有关鼎珮的报导

鼎珮合伙人、医疗健康投资主管伍兆威:坚持看好中国医疗市场,构建战略合作生态圈

鼎珮集团(“鼎珮”或“集团”)成立于2006年,多年来与不同类型的投资人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包括知名的家族办公室及机构。鼎珮主要围绕三大另类投资策略:私募股权、房地产投资和结构性融资。截至2023年11月31日,集团在管规模逾40亿美元;此外,鼎珮也通过战略合作模式,投资并助力多家外部管理人覆盖全球创投及二级市场对冲等策略,在该模式下的资产管理规模达60亿美元。

医疗健康行业是鼎珮长期以来重点关注和投资的领域,并在过去7年中建立了独特的医疗生态圈。伍兆威先生将在下文中详细介绍鼎珮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布局,并分享他对大中华地区生物医疗行业的投资看法。

请分享一下鼎珮的投资业务以及关注的领域?

鼎珮是一家总部位于中国香港的资产管理公司,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多元化的投资解决方案。我们的产品覆盖私募股权、风险投资、结构化产品、地产投资和对冲基金策略等。作为一家全球型的另类资产管理公司,鼎珮投资生态圈规模约103亿美元。

在鼎珮的投资版图中,医疗健康行业是我们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除此之外,我们的投资领域还包括科技、消费、地产等。除了通过与战略合作伙伴进行战略投资外,鼎珮还拥有一支内部直投团队,在管规模超40亿美元。 作为鼎珮直投团队的医疗健康行业主管,我的主要职责是负责集团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与布局。

鼎珮关注医疗健康行业的原因是什么? 您在建立医疗健康投资上扮演了什么角色?

鼎珮是由庄天龙先生于2006年创立,庄先生在创立鼎珮之前,曾从事私人银行相关工作,与一些香港最负盛名的家族建立了密切的关系。鼎珮最初专注于投资房地产和结构化产品等。自2014年起,集团开始通过与海外合作伙伴以及医疗健康行业的战略伙伴进行共同投资,逐步加大了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布局。由于医疗健康行业对专业性要求极高,鼎珮决定成立自己的医疗健康投资团队。在这个契机下,我在2017年加入鼎珮,负责集团的医疗健康投资业务。

2017年至今,鼎珮的医疗健康团队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投资了17家生命科学领域的公司。 我们的总部设立在中国香港,过往投资主要集中在大中华区,约占我们医疗健康板块总投资规模的70%左右,余下20%-30%则投资在大中华以外国家或地区。例如,我们在美国的布局,主要出于中美医疗企业跨境合作的考量,希望借此机会可以有效发挥中美两个市场的协同效用。这种多元化的布局不仅可以分散投资风险,也可以通过我们的资源,为海外被投企业进入亚洲市场提供一定的帮助。

鼎珮在投资医疗健康行业的标准是什么?你们为此组建了一支什么样的团队?

鼎珮在建立投资标准和团队组建时做了全方位的考量,希望医疗团队可具备全面的行业专业知识和能力。投资医疗健康和生物科技行业需要团队对公司业务、融资需求、监管要求、科学知识等领域拥有深入的认知。为此,我们筛选了具有不同背景和经验的团队成员,以涵盖投资过程的各个方面。

就我个人而言,我拥有制药行业的商业管理咨询背景,以及投行时期针对医疗健康项目的收、并购和二级市场研究等经验。团队其他成员则根据他们在生物医疗方面的学术背景、药物开发以及GMP生产等不同领域的经验而筛选并加入团队。

我们也在团队内部培养相互协作的共事文化,让不同能力的成员可以在评估投资的过程中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此外,我们还与外部专家建立了紧密的联系,并构建了包含制药服务公司(CXO)在内的产业合作伙伴生态圈,可以利用他们的专业知识和行业资源为我们在投资过程中或投后管理时提供不同的帮助。

通过内部团队合作和外部关系网络,我们确保我们的投资决策是建立在充分的信息基础之上,并且可以为被投企业在整个成长过程中提供全面支持和帮助。

在服务型公司和生物科技公司的投资占比是怎样的?您是如何分配投资的?

我们在投资服务型公司和生物科技公司时,需要兼顾战略价值和财务回报。我们会将基金中40%的资金投资到制药服务和CXO公司,由于生物科技类型公司的投资属于资本密集型,因此在这一类别的投资公司数量相对较少。

我们的投资决策是以服务型公司提供的潜在创新能力和成本优势为指导,确保每项投资都能提供一定的战略价值和可观的财务回报。

在考虑投资生物科技初创公司时,您会关注创始人/企业家身上的哪些特质?

在评估创始人和企业家时,我们优先考虑几个关键品质:首先,我们寻找具有远见卓识的创业者,他们能够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应对挑战,并专注于公司的长期成功,而不计较个人得失;其次,我们会关注他们的管理能力,特别是跨多学科的领导能力,以及在公司内适应各种角色变换的能力。虽然许多海归人员可能拥有相当的专业知识及背景,但在初创环境中所需要的能力远不止如此,比如对整体公司发展的决策、整体公司治理、产品立项等等。总的来说,我们寻求具备远见卓识、应变力强,并致力于创业成功的领导者。

考虑到当前中美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再加上现在大多数中国的生物科技创始人以及相关人才都是从美国回来,您是否会有医疗行业人才储备枯竭的担忧?

虽然由于地缘政治和国家间人员流动限制,可能会引发大家对医疗行业人才减少的担忧,但我们对中国生物医药行业的长期人才发展仍保持乐观态度。我们认识到资本效率是生物医药行业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亚洲包括中国在内提供了实现资本效率的重大机遇。尽管存在地缘政治紧张,但我们相信,有远见的人才仍会被中国和亚洲的巨大机遇所吸引,因为他们意识到初创企业在亚洲区布局的重要性。此外,我们也将继续积极构建人脉和生态系统,以吸引和留住行业内的顶尖人才,确保我们有充足的技能和专业知识,可以在未来持续捕捉到投资机遇。

作为一个新兴的生物科技中心,香港是东西方链接的门户,其独特的位置可以有助于生物科技行业的长期发展。通过发挥其战略位置和完善的金融基础设施优势,香港具有潜力促进不同地区之间的合作与投资。

在经历了2023年非常消极的大环境之后,如何看待当下生物科技公司的融资环境?

当前生物科技公司的融资环境面临重大挑战,既受到不断上升的利率影响,也受到之前市场过度炒作的影响。当下阶段正反映了市场对医疗企业的风险和回报的重新评估,促使投资者采取更加谨慎的做法。由于过高的估值与内在价值不匹配,鼎珮自2020年开始有意放缓了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虽然当下投资环境恶劣,但也为医疗行业重新调整提供了机会。让投资者逐渐认识到专业基金管理人的重要性,同时科创家也必须对资金利用率和公司估值具备更实际的期望。在当下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中,生物科技公司的融资和产品开发可持续性是至关重要的。

在对医疗健康和生命科学领域的公司进行估值时,美国市场是一个需要额外考虑的因素,那么应该如何考量中国市场?

在我加入鼎珮之前,曾是一位生物医药分析师。在那个时候,我就预测中国医疗健康行业将会凭借创新超越其他国家。其背后原因是因为亚洲地区的基础设施提供的低成本和快速发展的优势,以及获得庞大患者的便利性。此外,中国市场为投资回报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尽管2015年医药定价压力可能并不明显,但这是可预见的。中国人口老龄化问题显著,预计到2040年,60岁以上的人口将占中国总人口的28%。再加上医疗报销和医疗保险账户的增长,凸显了市场对高质量、价格合理的医疗保健的需求。我们的预测是,中国生物科技公司可以利用这些优势在国内获利,同时将产品出口到美国和欧洲等市场,以获取更高的回报。近年来,这种潜力的实现变得更加明显,特别是随着资本市场的收紧,迫使科创家重新考虑他们的融资策略。因此,向国际合作伙伴授权资产以获取资金的做法变得更加常见。

面对当下中国生物科技市场的复杂环境格局,在诸多潜在环境干扰和挑战中,您对科创家有什么建议吗?

中国生物科技行业具有一系列独特的挑战和机遇。与商业化十分成熟的美国市场不同,中国的生物科技领域仍在发展阶段,许多科创家正努力建立自己的生物医药公司。然而,考虑到当前的融资环境和市场成熟度,生物科技公司越来越意识到,建立合作伙伴和联盟可能是一条更为可行的成功之路。通过专注于开发前沿的产品,利用与上下游和CXO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科创家可以优化资源配置,更加有效地应对中国市场的复杂性。

应该如何看待香港18A上市的生物科技公司近期面临的挑战?

香港18A上市的生物科技公司确实经历了一个与以往不同的明显的低迷周期。表面看起来是由于投资者对18A公司失去了兴趣,但关键是要意识到,这是18A开板以来遇到的第一个下行周期。构建一个强大的生物科技生态需要时间,特别是在吸引熟悉该行业的专业投资者方面。长远来看,我仍然对18A成为亚洲生物科技公司筹集资金的平台保持乐观态度。然而,为了应对当前的挑战,我们也可以探索监管制度的变革。例如,更加开放中国大陆的境内投资者不受市值限制来投资18A公司,这可以提高18A公司的流动性和投资者参与度。通过促进投资者之间更多的参与,我们可以在香港打造一个更具弹性和活力的生物科技生态圈。

在未来发展趋势上您还有什么分享的吗?

我认为有一个方面值得一提,就是私人信贷在当前经济形势下发展的潜力。考虑到目前的市场状况,我看到这一领域出现显著的增长趋势。此外,鼎珮也一直在努力优化内部业务,持续开发能有效满足投资人和具有辨识力的企业家需求的产品。我相信,我们可以持续发挥自身优势,在投资人和企业家之间搭建桥梁,发掘更多具有战略协同效应的投资机会,推动行业的创新和发展。

本次访谈用英文进行。以上中文翻译仅供参考,请以英文版为准,采访全文已在Pharmaboardroom平台上发布。

请点击链接查阅:https://pharmaboardroom.com/interviews/andrew-ng-partner-head-of-healthcare-private-equity-vms-group/

返回新闻中心及投资观点
error: